丽江的夜:萧瑟灯光 泪如雨下

更新时间:2009-08-26 15:02小编:云南旅行师
丽江,梦幻的国度。这里有湛蓝的天空,有洁白的云朵;有古老的文化,更有都市里少有的宁静。 在丽江,彷佛人的生命一下子停顿了,永远停留在最初的那一刻。在丽江,你可以什么也不用想,什么也不用做,没有忧愁,没有烦恼,只有快乐,空气中洋溢着欢乐的气氛

 丽江,梦幻的国度。这里有湛蓝的天空,有洁白的云朵;有古老的文化,更有都市里少有的宁静。 在丽江,彷佛人的生命一下子停顿了,永远停留在最初的那一刻。在丽江,你可以什么也不用想,什么也不用做,没有忧愁,没有烦恼,只有快乐,空气中洋溢着欢乐的气氛。回味丽江~~ 沐浴在丽江最柔软的阳光里, 回味丽江~~ 弥散在记忆中丽江某条小巷的夜空中......

丽江冬季 

丽江。你在哪里等她

那年冬天,并不寒冷,她去了丽江,那个古镇。后来她在文字中写道,那是一场没有男子,亦没有女子,身边只有简单行李的出走。可这些却都是组成她所有臆想的美好。

那是年岁末,她拒绝了所有元旦的邀约,省略了很多凌乱的思绪,毅然去了火车站。去了一个不认识任何人的地方,坐上那一节充满希望且陌生的车厢。这一路,眼眸一直不曾疲惫的记录着沿途纷华风景。

一路上。血液里流淌的是那些熟悉且充满无数暗涌的情愫。耳边那是发动机的轰响声,是卡嚓卡嚓的车轮铁轨声,是空气推动距离向后到去的风哨声,是站距到来时长长的鸣笛声...这些都沿着地图的弯曲,沿着铁轨的伸延, 沿着通往她爱的路线一步步逼近。

视线里,她所在的城市渐行渐远,而手心里的地图和丽江的比例正一点点的缩短。她所乘火车的那节车厢小范围,加上她只有两个人,她的铺位对面是一位外国籍男子。有着很高的个子,身材纤细,眼睛深邃,一头黑色泛黄的长发束在脑后。外国男子有一个很大的包,一身出走的着装,可以预知他飘洋过海到来中国为的是游走。

在火车行走的路上,外国男子一直在看一本用英文编写的介绍中国的书《China》,而她却正在看一本美国人写的用中文编译的书《在路上》。也许外国男子是要抵达大理,抵达丽江,或者更远。生命中的很多次旅途,我们都一直在期许着那个自己想要抵达的地方,仅是时间前后。那么在路上,就有希望。而她心里对丽江莲花般的美好,在此刻越发清晰的突现出来,也开始大片的流露在清澈的眼里。

奔行于茫茫夜色,也许有人觉得路途是遥远的,是辛苦的。可她却心情激动的难以熄灭,因为这个女子她将要抵达的是那个一直期许的地方,期许了很久的地方。

是的。那个地方是丽江,一个人的丽江。她不舍得放弃这一路留下大片独白的惬意时光。一切都将是一个人静静的感知,然后集中在心里温柔绽放。

丽江。那名女子的旅途,请别忘记等她。

丽江。一个人的盛大

临上火车的时候朋友发来短信好奇的问道,是什么让你如此的想要去丽江。而她看着手机屏却只浅浅的微笑着回复,去丽江是一直想要实施的计划。朋友不大理解,为什么要选择一个人单独去那里,有所想象的那些有关隐匿。以至后来回到她所在的城市后,朋友还是又一次的问,你真的是一个人去的吗。

可是,彼端。谁也无法抵达她内心深处对那场行单只影的决绝,不是去等待与遇见。奔赴的理由,只因那里叫做丽江。

事实。惟有她自己知道,那是一场预谋很久的出走。于她,在那这个季节里,总是开始大片大片的暴露出她对内心独白的崇尚。然后,一个人开始一点点的窥见远方,窥见藏匿着的幸福痕迹。

是的,她依然还是如此任性的女子。清冷,淡定,独居。

她说,那一年的花信年华是在指间大片逝去的。一路勇敢,一路忧郁,一路明媚,一路暗夜。预谋一个人的丽江,那是一场她给自己的盛大。

就这样她带着简单的行李出走,不曾告知一些朋友,不曾熟知任何左右面孔。只知道她将要奔赴的一切皆是未知,未知,却又是怀有大片美好的地方。

陪伴的仅仅是一台相机,一本书,一支笔,一把伞,一部电话,一张A4纸打印的简易地图,一瓶日用霜和出发前顺手带走的一个苹果。而这些都一一的被塞进她一直常用的那个心爱大样包里。

感谢这个简单的包。这个冬天,就这样陪着她私自出走。

丽江。天黑请闭上眼

丽江夜色 

到达古镇的那晚,有轻拂的风,这是个柔软的西南小镇。当白天的阳光悄悄的躲藏后,夜色被渐渐拉下。古镇里没有一丁点冬日的夜冷风,开始悠然的呈现出华灯初上。

她踏出客栈,怀揣着小镇的安静,浅浅的微笑。开始等待的,是这个小镇里尘埃落定的妖娆与温柔。

古镇连接四方街的几条主道,是人最多最热闹的地方。而越往里走,就显得越安静,人影就越稀少。夜色里的那个古镇,左眼里看到的是安静,是祥和。右眼里看到的是喧闹,是妖娆。朱红色的木门窗,青色的旧时瓦片,光滑的千年青石板,静默的老桥,轻声流淌的小河...在屋檐下大红灯笼的射影中展现出灯火流离的夜色迷离。

路上一个个擦肩而过的行人,她没有记住的任何一张面孔,都在这座灯火通明的小镇里消失得很快。谁也不会说遗忘了谁,而谁也不会说记得了谁。她漫不经心的在小巷的夜色里穿行,手里拿着相机继续频繁的按下快门。而此刻,光景的停留仅是诉说着她内心的情感起伏,以及和古镇的那些对话。

在小镇幽深的巷中信步走走,她还是很容易迷路。尽管她对方位感一向很敏感,还是迷路在古镇里两次。古镇你可曾知,她是那样骄傲,她为此嘴角挂起了微笑。她安静地站在那里,轻轻地对你说。一切安好。

小镇夜渐深,天空蓝得更加无比深邃。月亮还在专情的呵护着小镇灯火阑珊里的温柔。而她在深夜十二点,走回客栈。酒吧里吉他简单的旋律与老狼音断断续续的深情,透过幽深的巷子抵达她的耳膜。

心里空前的沧凉和荒芜,她的左手手指开始渐渐的蜷缩于掌心之中。在这逐渐消失的光年之中,暗潮汹涌。如此,在遁走的青春中,谁,是她的细水长流。

或许,时光的游走,亦只是恍若一场梦境的人生。这样一个眉眼清冷的女子,在小镇单薄微凉的空气里,她的眉目之间,显得更加无比坚定。

只是在多年以后,她听到孙燕姿轻轻唱。听见冬天的离开,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。她在时光萧瑟灯光的阴影里,泪如雨下。

束河。在阳光下发呆

丽江束河 

生命中始终有丽江的情节在纠缠不清,让她无法安宁,以至于在花开落无声的大理短暂的停留后就匆匆离开,三个小时的盘山公路后到达丽江。一下车,阳光柔软得像她的棉衫顷刻覆盖了她的思维。望着漫天扑来古老的风,她几欲落泪。青砖白瓦塑写着千万人向往的天堂生活。

丽江能干什么啊?古老的作坊,澄澈的流水,干净的天空,沧寂的石板路,温柔的阳光,详实的纳西老人,悠然的牛羊...而她能干什么呢?可以做所有想做的事。

在丽江,最值钱的东西是阳光,最不值钱的东西就是时间。第二天她去了束河那个小镇。在那里她的脚步变得如此的缓慢,停停走走看看,发发呆就是一天。

时间在束河没有任何概念,不会有一个行色匆匆的路人,看不到一张焦躁不安的脸庞。坐在河边的咖啡屋,喝杯咖啡,晒晒太阳,看看书,发发呆。。。或者躺在大树下的草地上,听听鸟叫虫鸣,看看蓝天白云或想想问题 甚至什么都不想。那一天的束河时光,在她心里过得匀匀称称不急不缓,却没有一丝罅隙。

束河古镇里的人简单的生活也是快乐的,就像阳光里飘扬的白色棉布床单一样,与那席看似华丽却爬满虱子的华袍截然不同。真的很羡慕这样简单的美,坐在竹椅上,就这么晒一天的太阳,聊聊天,和纳西净地家那只可爱的小狗逗逗圈,然后晚上在火炕上唠嗑。

一切都是如此安详又平静,像明媚的阳光,又似平和的春风。

她,爱上了丽江。爱上那纯净安宁的束河,爱那灯火摇曳的古城,爱那停滞的时光。在这名女子的心里,束河的时间对她没有任何界限。

只是。束河你已忘了带她走。

丽江。盛开在流年的那朵花儿

丽江驼铃 

看丽江,要一个人。太多人的嘈杂,听不到自己内心的声音。太多人的同行,有时候充其量只带回几张时光雕刻过的存储卡,证明自己曾经来过。

如今的丽江游人如织,到处可见灯红酒绿的涌动。密密麻麻的脚印和气喘如牛的呼吸,难免少了几许清幽和古朴,增加了很多商业气息。有些人从丽江回来后,会觉得那已不是过去人们以为的天上人间。可是。有些回忆她可以省略,而有些记忆她却是永远不会忘记。

当回望天际,看到残阳照过来的那一刹那,她几乎认为自己已经穿越时空到了当年的茶马古道。随后就看见灯笼高挂,听到马帮传来的喜悦铃声。

她融在一群陌生人的歌声里,闲散的坐在东巴造纸火炉旁烤火。听歌声里的月光,然后一遍遍的在她心里温情倾城。心仿若已经远离了城市的喧嚣与繁杂,足以让人在微凉的空气里,裹了被子,沉沉睡去,一宿无梦。

布农铃,肆意浓郁而热烈的思念。开始穿越几千年的青石板,隔着稀薄微凉的空气,在遥遥相望。在时光悄然的流失中,它的清脆声依然响遍茶马古道,依然一如既往的在小桥流水的尘世中给人们带来吉祥与平安。

回眸这一刻,在她心里已深深的为那个古镇留下一片特有的天空。

当新年的钟声敲响古镇寂静的天籁后,很多人都依偎在专属的怀里赞叹这漫天烟花,或者等待倒数时送上新年第一句甜腻的私语。而她只站在人群高处,让湿润的双唇亲吻丽江这短暂一刻的玉洁冰清。至于那些遗失在2007年的迷惑,她淡定从心。没有遗憾,亦不再怀疑。

丽江说,那一年要她将烦恼抛光。于是她在时光递迁里收藏大把的柔软,以奔走的姿势宣告2007年的结束,以无限期待的心情许愿路途中2008年的到来。

丽江,美好遇见。只是这最后一刻,她多想任性的沸腾一壶青绿。为了穿越千年的时差,爱恨全喝下。最后,任花信年华终了。

丽江。你知她爱这里,你亦知她要把那年的青春安放在这里。

所以,到来。

丽江,不说再见

丽江扇子陡 

2008年末,那个深冬里最任性的时刻,时光像杯子里的水。清新,纯净,平和,一切都是那么的坦然。一个人,一条路,一次出走,就这样把流年结束与开始在丽江。

在那个古镇的时间一点也不值钱,她的脚步还是要离开。茫茫夜色中,她又回到了灯火通明的城市。从人比车多的安宁古镇归来,再次看到立交桥上堵得密密麻麻连成一片的彩虹车灯。谁才是她的远方?一定有那个古镇。

就算时光流逝,古镇依然有她向往的天堂。那年弥足珍贵的出走,待到下次抵达时,再拿出来细细回味,只需一个寄放的角落。

而她,对丽江只会频频回首。

她说:丽江古城,纳西净地。净地。

上一篇:泸沽湖 从猎奇向美丽回归
下一篇:香格里拉游记

相关阅读

阳光价格 同类产品,保证低价
阳光行程 品质护航,透明公开
阳光服务 专属客服,快速响应
救援保障 途中意外,保证援助